安徽快3开奖号码歡迎您的到來!

歡迎進入安徽快3开奖号码官網!                                      咨詢服務熱線:13605400383          English | 繁體中文

當前位置:主頁 > 新聞中心 > 新聞中心

肥料行業政策系列——農業部關于打好農業面源污染防治攻堅戰的實

 

濟南研一專業生産有機肥設備、水溶肥設備,農業部2015年4月發布關于打好農業面源污染防治攻堅戰的實施意見,研一機械帶您來解讀農科教發〔2015〕1号文件。

研一機械提煉政策關鍵詞:

一控(節水)

兩減(化肥、農藥零增長)

三基本(畜禽糞便、農作物稭稈、農膜基本資源化利用)。

農科教發〔20151

各省、自治區、直轄市及計劃單列市農業(農牧、農村經濟)、農機、畜牧、獸醫、農墾、農産品加工、漁業廳(局、委、辦),新疆生産建設兵團農業局:

  加強農業面源污染治理,是轉變農業發展方式、推進現代農業建設、實現農業可持續發展的重要任務。習近平總書記指出,農業發展不僅要杜絕生态環境欠新賬,而且要逐步還舊賬,要打好農業面源污染治理攻堅戰。李克強總理提出,要堅決把資源環境惡化勢頭壓下來,讓透支的資源環境得到休養生息。2015年中央1号文件對加強農業生态治理作出專門部署,強調要加強農業面源污染治理。今年政府工作報告也提出了加強農業面源污染治理的重大任務。為貫徹落實好黨中央、國務院一系列部署要求,堅決打好農業面源污染防治攻堅戰,加快推進農業生态文明建設,不斷提升農業可持續發展支撐能力,促進農業農村經濟又好又快發展,提出如下意見。

  一、打好農業面源污染防治攻堅戰的總體要求

  (一)深刻認識打好農業面源污染防治攻堅戰的重要意義。農業資源環境是農業生産的物質基礎,也是農産品質量安全的源頭保障。随着人口增長、膳食結構升級和城鎮化不斷推進,我國農産品需求持續剛性增長,對保護農業資源環境提出了更高要求。目前,我國農業資源環境遭受着外源性污染和内源性污染的雙重壓力,已成為制約農業健康發展的瓶頸約束。一方面,工業和城市污染向農業農村轉移排放,農産品産地環境質量令人堪憂;另一方面,化肥、農藥等農業投入品過量使用,畜禽糞便、農作物稭稈和農田殘膜等農業廢棄物不合理處置,導緻農業面源污染日益嚴重,加劇了土壤和水體污染風險。打好農業面源污染防治攻堅戰,确保農産品産地環境安全,是實現我國糧食安全和農産品質量安全的現實需要,是促進農業資源永續利用、改善農業生态環境、實現農業可持續發展的内在要求。同時,農業是高度依賴資源條件、直接影響自然環境的産業,加強農業面源污染防治,可以充分發揮農業生态服務功能,把農業建設成為美麗中國的生态屏障,為加快推進生态文明建設作出更大貢獻。

  (二)理清打好農業面源污染防治攻堅戰的總體思路。要堅持轉變發展方式、推進科技進步、創新體制機制的發展思路。要把轉變農業發展方式作為防治農業面源污染的根本出路,促進農業發展由主要依靠資源消耗向資源節約型、環境友好型轉變,走産出高效、産品安全、資源節約、環境友好的現代農業發展道路。要把推進科技進步作為防治農業面源污染的主要依靠,積極推進農業科技計劃、項目和經費管理改革,提升農業科技自主創新能力,堅定不移地用現代物質條件裝備農業,用現代科學技術改造農業,全面推進農業機械化,加快農業信息化步伐,加強新型職業農民培養,努力提高土地産出率、資源利用率和勞動生産率。要把創新體制機制作為防治農業面源污染的強大動力,培育新型農業經營主體,發展多種形式适度規模經營,構建覆蓋全程、綜合配套、便捷高效的新型農業社會化服務體系,逐步推進政府購買服務和第三方治理,探索建立農業面源污染防治的生态補償機制。

  (三)明确打好農業面源污染防治攻堅戰的工作目标。力争到2020年農業面源污染加劇的趨勢得到有效遏制,實現一控兩減三基本一控,即嚴格控制農業用水總量,大力發展節水農業,确保農業灌溉用水量保持在3720億立方米,農田灌溉水有效利用系數達到0.55兩減,即減少化肥和農藥使用量,實施化肥、農藥零增長行動,确保測土配方施肥技術覆蓋率達90%以上,農作物病蟲害綠色防控覆蓋率達30%以上,肥料、農藥利用率均達到40%以上,全國主要農作物化肥、農藥使用量實現零增長;三基本,即畜禽糞便、農作物稭稈、農膜基本資源化利用,大力推進農業廢棄物的回收利用,确保規模畜禽養殖場(小區)配套建設廢棄物處理設施比例達75%以上,稭稈綜合利用率達85%以上,農膜回收率達80%以上。農業面源污染監測網絡常态化、制度化運行,農業面源污染防治模式和運行機制基本建立,農業資源環境對農業可持續發展的支撐能力明顯提高,農業生态文明程度明顯提高。

  二、明确打好農業面源污染防治攻堅戰的重點任務

  (四)大力發展節水農業。确立水資源開發利用控制紅線、用水效率控制紅線和水功能區限制納污紅線。嚴格控制入河湖排污總量,加強灌溉水質監測與管理,确保農業灌溉用水達到農田灌溉水質标準,嚴禁未經處理的工業和城市污水直接灌溉農田。實施華北節水壓采、西北節水增效、東北節水增糧、南方節水減排戰略,加快農業高效節水體系建設。加強節水灌溉工程建設和節水改造,推廣保護性耕作、農藝節水保墒、水肥一體化、噴灌、滴灌等技術,改進耕作方式,在水資源問題嚴重地區,适當調整種植結構,選育耐旱新品種。推進農業水價改革、精準補貼和節水獎勵試點工作,增強農民節水意識。

  (五)實施化肥零增長行動擴大測土配方施肥在設施農業及蔬菜、果樹、茶葉等園藝作物上的應用,基本實現主要農作物測土配方施肥全覆蓋;創新服務方式,推進農企對接,積極探索公益性服務與經營性服務結合、政府購買服務的有效模式。推進新型肥料産品研發與推廣,集成推廣種肥同播、化肥深施等高效施肥技術,不斷提高肥料利用率。積極探索有機養分資源利用有效模式,鼓勵開展稭稈還田、種植綠肥、增施有機肥,合理調整施肥結構,引導農民積造施用農家肥。結合高标準農田建設,大力開展耕地質量保護與提升行動,着力提升耕地内在質量。

  (六)實施農藥零增長行動。建設自動化、智能化田間監測網點,構建病蟲監測預警體系。加快綠色防控技術推廣,因地制宜集成推廣适合不同作物的技術模式;選擇三品一标農産品生産基地,建設一批示範區,帶動大面積推廣應用綠色防控措施。提升植保裝備水平,發展一批反應快速、服務高效的病蟲害專業化防治服務組織;大力推進專業化統防統治與綠色防控融合,有效提升病蟲害防治組織化程度和科學化水平。擴大低毒生物農藥補貼項目實施範圍,加速生物農藥、高效低毒低殘留農藥推廣應用,逐步淘汰高毒農藥。

  (七)推進養殖污染防治。各地要統籌考慮環境承載能力及畜禽養殖污染防治要求,按照農牧結合、種養平衡的原則,科學規劃布局畜禽養殖。推行标準化規模養殖,配套建設糞便污水貯存、處理、利用設施,改進設施養殖工藝,完善技術裝備條件,鼓勵和支持散養密集區實行畜禽糞污分戶收集、集中處理。在種養密度較高的地區和新農村集中區因地制宜建設規模化沼氣工程,同時支持多種模式發展規模化生物天然氣工程。因地制宜推廣畜禽糞污綜合利用技術模式,規範和引導畜禽養殖場做好養殖廢棄物資源化利用。加強水産健康養殖示範場建設,推廣工廠化循環水養殖、池塘生态循環水養殖及大水面網箱養殖底排污等水産養殖技術。

  (八)着力解決農田殘膜污染。加快地膜标準修訂,嚴格規定地膜厚度和拉伸強度,嚴禁生産和使用厚度0.01mm以下地膜,從源頭保證農田殘膜可回收。加大旱作農業技術補助資金支持,對加厚地膜使用、回收加工利用給予補貼。開展農田殘膜回收區域性示範,扶持地膜回收網點和廢舊地膜加工能力建設,逐步健全回收加工網絡,創新地膜回收與再利用機制。加快生态友好型可降解地膜及地膜殘留撿拾與加工機械的研發,建立健全可降解地膜評估評價體系。在重點地區實施全區域地膜回收加工行動,率先實現東北黑土地大田生産地膜零增長。

  (九)深入開展稭稈資源化利用。進一步加大示範和政策引導力度,大力開展稭稈還田和稭稈肥料化、飼料化、基料化、原料化和能源化利用。建立健全政府推動、稭稈利用企業和收儲組織為軸心、經紀人參與、市場化運作的稭稈收儲運體系,降低收儲運輸成本,加快推進稭稈綜合利用的規模化、産業化發展。完善激勵政策,研究出台稭稈初加工用電享受農用電價格、收儲用地納入農用地管理、擴大稅收優惠範圍、信貸扶持等政策措施。選擇京津冀等大氣污染重點區域,啟動稭稈綜合利用示範縣建設,率先實現稭稈全量化利用,從根本上解決稭稈露天焚燒問題。

  (十)實施耕地重金屬污染治理。加快推進全國農産品産地土壤重金屬污染普查,啟動重點地區土壤重金屬污染加密調查和農作物與土壤的協同監測,切實摸清農産品産地重金屬污染底數,實施農産品産地分級管理。加強耕地重金屬污染治理修複,在輕度污染區,通過灌溉水源淨化、推廣低镉積累品種、加強水肥管理、改變農藝措施等,實現水稻安全生産;在中、重度污染區,開展農藝措施修複治理,同時通過品種替代、糧油作物調整和改種非食用經濟作物等方式,因地制宜調整種植結構,少數污染特别嚴重區域,劃定為禁止種植食用農産品區。實施好湖南省耕地重金屬污染治理修複和種植結構調整試點工作。

  三、加快推進農業面源污染綜合治理

  (十一)大力推進農業清潔生産。加快推廣科學施肥、安全用藥、綠色防控、農田節水等清潔生産技術與裝備,改進種植和養殖技術模式,實現資源利用節約化、生産過程清潔化、廢物再生資源化。在菜籃子主産縣全面推行減量化生産和清潔生産技術,提高優質安全農産品供給能力。進一步加大尾菜回收利用、畜禽清潔養殖、地膜回收利用等為載體的農業清潔生産示範建設支持力度,大力推進農業清潔生産示範區建設,積極探索先進适用的農業清潔生産技術模式。建立完善農業清潔生産技術規範和标準體系,逐步構建農業清潔生産認證制度。

  (十二)大力推行農業标準化生産。推行生産全程監管,加快推進全國農産品質量追溯管理信息平台建設,強化生産經營主體責任,推進農産品質量标識制度。加快制修訂農獸藥殘留标準,盡快制定推廣一批簡明易懂的生産技術操作規程,繼續創建一批标準化農産品生産基地,實現生産設施、過程和産品标準化。創新政府支持方式,引導社會資本參與園藝作物标準園、畜禽标準化養殖場和水産健康養殖場建設,大力扶持新型農業經營主體率先開展标準化生産。積極發展無公害農産品、綠色食品、有機農産品和地理标志農産品。

  (十三)大力發展現代生态循環農業。推進浙江省現代生态循環農業試點省和10個循環農業示範市建設,深入實施現代生态循環農業示範基地建設,積極探索高效生态循環農業模式,構建現代生态循環農業技術體系、标準化生産體系和社會化服務體系。依托國家現代農業示範區和國家農業科技創新與集成示範基地,以種植業減量化利用、畜禽養殖廢棄物循環利用、稭稈高值利用、水産養殖污染減排、農田殘膜回收利用、農村生活污染處理等為重點,扶持和引導以市場化運作為主的生态循環農業建設,探索形成産業相互整合、物質多級循環的産業結構和生态布局。

  (十四)大力推進适度規模經營。加強新型農業經營主體培育,因地制宜探索适度規模經營的有效實現形式。引導土地重點流向種養大戶、家庭農場,使之成為引領适度規模經營的有生力量。引導農民以承包地入股組建土地股份合作組織,通過自營或委托經營等方式發展農業适度規模經營。支持種養大戶、家庭農場、農民合作社和農業産業化龍頭企業等發展現代生态循環農業,提高農業投入品利用效率,實施好農業廢棄物資源化利用。積極推廣合作式、托管式、訂單式等服務形式,以社會化服務推動生産經營的規模化、标準化和清潔化。

  (十五)大力培育新型治理主體。大力發展農機、植保、農技和農業信息化服務合作社、專業服務公司等服務性組織,構建公益性服務和經營性服務相結合、專項服務和綜合服務相協調的新型農業社會化服務體系。采取财政扶持、稅收優惠、信貸支持等措施,加快培育多種形式的農業面源污染防治經營性服務組織,鼓勵新型治理主體開展畜禽養殖污染治理、地膜回收利用、農作物稭稈回收加工、沼渣沼液綜合利用、有機肥生産等服務。探索開展政府向經營性服務組織購買服務機制和PPP模式創新試點,支持具有資質的經營性服務組織從事農業面源污染防治。鼓勵農業産業化龍頭企業、規模化養殖場等,采用績效合同服務等方式引入第三方治理,實施農業面源污染防治工程整體式設計、模塊化建設、一體化運營。

  (十六)大力推進綜合防治示範區建設。落實好《全國農業可持續發展規劃(2015-2030年)》和《農業環境突出問題治理總體規劃(2014-2018年)》部署的農業面源污染防治重點任務,在重點流域和區域實施一批農田氮磷攔截、畜禽養殖糞污綜合治理、地膜回收、農作物稭稈資源化利用和耕地重金屬污染治理修複等農業面源污染綜合防治示範工程,總結一批農業面源污染防治的新技術、新模式和新産品。繼續實施太湖、洱海、巢湖和三峽庫區農業面源污染綜合防治示範區建設,盡快再建設一批跨區域、跨流域、涵蓋農業面源污染全要素的綜合防治示範區,加強單項治理技術的集成配套,積極探索流域農業面源污染防治有效機制。

  四、不斷強化農業面源污染防治保障措施

  (十七)加強組織領導。農業部成立相關司局參加的農業面源污染防治推進工作組,及時加強對地方工作的指導與服務。各級農業部門要切實增強對農業面源污染防治工作重要性、緊迫性的認識,将農業面源污染防治納入打好節能減排和環境治理攻堅戰的總體安排,積極争取當地黨委政府關心與支持,及時加強與發展改革、财政、國土、環保、水利等部門的溝通協作,形成打好農業面源污染防治攻堅戰的工作合力。

  (十八)強化工作落實。農業部要強化頂層設計,做好科學謀劃部署,并加強對地方工作的督查、考核和評估,建立綜合評價指标體系和評價方法,客觀評價農業面源污染防治效果。各級農業部門要強化責任意識和主體意識,分工明确、責任到位,科學制定規劃和具體實施方案,加大投入力度,因地制宜創設實施一批重大工程項目,加強監管與綜合執法,确保農業面源污染防治工作取得實效。

  (十九)加強法制建設。貫徹落實《農業法》《環境保護法》《畜禽規模養殖污染防治條例》等有關農業面源污染防治要求,推動《土壤污染防治法》《耕地質量保護條例》《肥料管理條例》等出台及《農産品質量安全法》《農藥管理條例》等修訂工作。制定完善農業投入品生産、經營、使用,節水、節肥、節藥等農業生産技術及農業面源污染監測、治理等标準和技術規範體系。依法明确農業部門的職能定位,圍繞執法隊伍、執法能力、執法手段等方面加強執法體系建設。

  (二十)完善政策措施。不斷拓寬農業面源污染防治經費渠道,加大測土配方施肥、低毒生物農藥補貼、病蟲害統防統治補助、耕地質量保護與提升、農業清潔生産示範、種養結合循環農業、畜禽糞污資源化利用等項目資金投入力度,逐步形成穩定的資金來源。探索建立農業生态補償機制,推動落實金融、稅收等扶持政策,完善投融資體制,拓寬市場準入,鼓勵和吸引社會資本參與,引導各類農業經營主體、社會化服務組織和企業等參與農業面源污染防治工作。

  (二十一)加強監測預警。建立完善農田氮磷流失、畜禽養殖廢棄物排放、農田地膜殘留、耕地重金屬污染等農業面源污染監測體系,摸清農業面源污染的組成、發生特征和影響因素,進一步加強流域尺度農業面源污染監測,實現監測與評價、預報與預警的常态化和規範化,定期發布《全國農業面源污染狀況公報》。加強農業環境監測隊伍機構建設,不斷提升農業面源污染例行監測的能力和水平。

  (二十二)強化科技支撐。發揮全國農業科技協同創新聯盟作用,促進科研資源整合與協同創新,緊緊圍繞科學施肥用藥、農業投入品高效利用、農業面源污染綜合防治、農業廢棄物循環利用、耕地重金屬污染修複、生态友好型農業和農業機械化關鍵技術問題,啟動實施一批重點科研項目,盡快形成一整套适合我國國情農情的農業清潔生産技術和農業面源污染防治技術模式與體系。健全經費保障和激勵機制,進一步加強農業面源污染防治技術推廣服務力度。

  (二十三)加強輿論引導。充分利用報紙、廣播、電視、新媒體等途徑,加強農業面源污染防治的科學普及、輿論宣傳和技術推廣,讓社會公衆和農民群衆認清農業面源污染的來源、本質和危害。大力宣傳農業面源污染防治工作的意義,推廣普及化害為利、變廢為寶的清潔生産技術和污染防治措施,讓廣大群衆理解、支持、參與到農業面源污染防治工作。

  (二十四)推進公衆參與。建立完善農業資源環境信息系統和數據發布平台,推動環境信息公開,及時回應社會關切的熱點問題,暢通公衆表達及訴求渠道,充分保障和發揮社會公衆的環境知情權和監督作用。深入開展生态文明教育培訓,切實提高農民節約資源、保護環境的自覺性和主動性,為推進農業面源污染防治的公衆參與創造良好的社會環境。